Home  |  FAQ  |  About us   |   Contact us  |  Login | Subscribe   |   CEW新站
PEO Websites
|  English  |  中文       
Latest issue No. 31 Updated Date: August 14, 2012
Home  »  热  议
#29  2012-04
中文  | 打印
劳务派遣应当从宽至严,还是从严至宽?
特约撰稿人 何文

劳务派遣究竟应当从宽至严,还是从严至宽?究竟哪种形态更适合市场经济的发展?如果要防止派遣工逐渐取代正式工,维持一个安定的劳动力市场,最直接的办法是将《劳动合同法》为正式工设置的门槛取消。

劳务派遣不出意外地成了今年"两会"关注的焦点。"在一些企业,劳务派遣工和正式工相比,简直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一定要借这次修改《劳动合同法》改变这种状况!" 在吴邦国委员长发出"今年将修改劳动合同法"的声音后,规范劳务派遣的呼声日益高涨,诸如"三性"、"同工同酬""同职同权"等关键词更是被代表委员们频繁提及。

派遣人员数量的激增是劳务派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的导火索。全总去年年初针对国内劳务派遣的调研报告显示,全国劳务派遣人员总数已经达到6000多万。而据北京市人事局提供的信息显示,2008年以前,北京市劳动合同派遣不到8万人,2011年年底统计,已激增到60万。

显然,2008年《劳动合同法》的出台是劳务派遣在中国激增的独特动因,也正因如此,规范劳务派遣成为此次修法的关键。企业青睐劳务派遣的原因不言而喻。一份针对企业为何使用劳务派遣的调查表明,61%的HR认为,选择派遣可以更好地规避用工风险。54%的HR认为,人才派遣可以降低企业管理成本。相应地,逃避法律义务、降低用工成本、转嫁用工风险等也成为反对声音攻击劳务派遣的理由。

但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劳务派遣果真是十恶不赦,是人间地狱,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与派遣公司签劳务合同成为派遣工?如果派遣工不愿意签约,劳务派遣何以发展得那么快?

我们不妨来看看派遣工之所以愿意接受派遣的原因。在笔者所接触的派遣工中,有以下几种典型:A毕业与国内某大学理工科,因所学专业较为冷门,长期周转于人才市场,在各种人才招聘网站海投简历,有无数次公司面试经历,但均无果。两年下来,他始终没有一个正式稳定的工作。后迫于无奈与派遣公司签约,在电信行业谋得一职,虽薪水平平,但起码的五险一金尚有,A对这个工作表示满意;B长期从事文职工作,有多年企业工作经验,在一次跳槽计划中,与一家派遣公司达成意向,愿意去当地一家事业单位作宣传策划。B表示,该事业单位在当地小有名气,很有"油水",自己虽然是派遣工,但一进去工资就比现在高了两千多。B觉得,在事业单位做个派遣工也比在企业里做个正式工强。C是一名刚刚毕业的硕士,在众多就业备选项中,他选择留在该校的中心实验室,虽然是人才派遣形式,没有编制,但C仍然感到很幸运。他表示,现在的硕士大把抓,能留在高校很不容易,最关键的是,他相信通过自己的奋斗,能有机会转正,成为一名编内人员。D从一家不知名的小企业跳槽到一家知名的外企,虽然是派遣工,但自己的薪酬、福利较之以前并没有减少。D表示,很久之前就想进这家企业,但一直没有机会,这次虽然是以派遣的形式加入,但仍然非常高兴。他认为,大企业能够学到知识,提高自己的能力,有利于以后跳槽和创业。

面对这样一群人,你说劳务派遣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这不可笑吗?坦白一点说,A就是劳动力市场竞争下的失败者,他没有能力通过正常的渠道为自己找到一份工作,而派遣给了他就业的机会。如果你连派遣这条路都堵死了,他怎么生活?这是在保障他的权益吗?对他来说,没有工作和被派遣相比,究竟哪个对他更不利?而B是两利相权取其重的结果。这就好比一个芳龄二八的女子宁愿嫁给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头子,而不是一个年方气盛的小伙子。她图什么?也许是图他的钱,图他的名,图他的利,也或许双方真的是情投意合,你管得着吗?更犯不着动用法律的武器去阻碍他们结婚,表面上这是为了维护她的利益,可她乐意吗?这还有契约自由的权利吗?C是典型的机会主义,一方面他认为能进好的单位很不容易,另一方面,他寄望于进去之后能有机会成为正式工。所以,他不是不注重结果,而是希望通过一定的手段最终达到这个结果。古人云,成者王、败者寇,但好歹也应该给自己一个成败的机会。D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以此为跳板,为自己日后升迁发展做打算、做准备。这种心理很多人都有,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大贪不惧,不为眼前的高点利益所动,比起大公司良好的培训、学习体系,又何必在乎这一时的"委屈"呢?所以,别把派遣工当成傻子,当成弱势群体,好像他们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普罗大众去拯救。

当然,不排除一些因为转换合同被迫成为派遣工的情况,但老实说,有能力的人自然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另谋高就,大可以不受这个委屈,而最终臣服其下的人只能说明他的能力还不到位,是自己让自己受了委屈,也怪不了其他人。其中,最不满的是那些为了企业卖了几十年命,现在年龄大了,却突然被企业当成包袱甩了的那群人,他们觉得很不公平。试想,当年国企改革的时候,还不是有千千万万与他们同龄的人下岗,这些下岗职工又去找谁主持公道?最终还不都得靠自己的力量维持生计、养家糊口。市场经济遵循优势劣汰的规则,同样在劳动力市场,从来都不是供给决定需求,而是需求决定供给,如果你是企业所需要的,他没必要把你转成派遣工,让你有落入竞争对手手里的机会;如果你不是企业所需要的,那么他在没开除你的前提下,将你转成派遣工,这是给你一个就业的机会。你抱怨什么呢?比起抱怨,你更应该做的是反思和提升自我。

"从严"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提高劳务派遣机构设立的门槛,果真如此的话,派遣工的权益可能就更加没有保障了。原因很简单,运动员与裁判员合二为一的世界从来都是混乱且没有公正可言的。

有人说,派遣工没有保障。现在一些省市实行聘用制公务员,与正式事业编的公务员相比,聘用制公务员的薪资待遇也不如正式的,解聘后也不能享受编制福利,那么为什么每年还是有那么多的人趋之若鹜地去考试?一句话,有没有保障是相对而言的,在一些企业尤其是事业单位,派遣工照样享受国家的法定福利,享受单位的各种补贴、奖金,这些派遣工要比那些小企业的正式工有保障多了!

有人说,派遣工身份低微,让正式工看不起。笔者认为,在现在这个社会,身份根本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是身份决定的,而是性格、人际关系、工作态度等等这些无关身份的东西。如果你善于沟通,为人诚信,与人为善,工作努力,那么即使你是派遣工,即使你的薪酬福利不如别人,但同样也会受到别人的尊敬和欢迎。就好像公司里的清洁工阿姨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生活帮手。当你像她寻求帮助的时候,你会因为她是一个清洁工而看不起她吗?

有人说,企业使用派遣工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成本,逃避社会责任。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经济实体,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其最终目标,在不违法的情况下,企业追求降低成本难道有错吗?如果所有企业都不赚钱,都在亏损,那市场经济还怎么发展,国家财政收入又从哪来?那些所谓的社会责任又从何谈起?

有人说,企业使用派遣工是在转嫁用工风险,最终导致正式工逐渐被派遣工替代,整个劳动力市场将处于不安定的状态。转嫁用工风险是事实,但请问,这个风险是谁制造的?在《劳动合同法》出台之前,派遣工有那么多吗?如果想要抑制劳务派遣的发展,防止派遣工逐渐取代正式工,那干脆把《劳动合同法》为正式工设置的门槛取消好了。这样,劳务派遣不就自然停滞了吗?

诚然,劳务派遣的确存在一些现实的问题。比如雇主责任难以落实,派遣工发生工伤难以认定等等。关于这一点,我们的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和司法解释都指出,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由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共同承担责任。但实际上,由于用人单位和派遣机构在派遣协议中没有针对各自的责任作事先约定,导致相互推诿的现象很严重。笔者认为,既然法律已经对此有明确的规定,就说明问题有解决的办法,那么一旦发生类似的纠纷,难道我们不应该更多地讨论和关注如何严格执法吗?更何况,任何用工形态都不可能是绝对完美的,我们不应该因为它有问题就限制它的发展,甚至禁止它的存在。

从目前国家的一些大动作来看,我国的劳务派遣正在向越来越严的方向发展。劳务派遣究竟应该从宽至严,还是从严至宽呢?究竟哪种形态更适合市场经济的发展?从其他国家劳务派遣的发展进程来看,那些市场经济发展得较为成熟的国家,对劳务派遣都经历一个从严至宽的转变。例如,欧洲议会和理事会在2008年发布的针对劳务派遣的指令中,要求对于劳务派遣的限制只能出于对派遣劳动者的利益考虑,也就是对于工作环境中安全与卫生的要求,或者确保劳动力市场的正常运行以及防止滥用。日本在2003年修订《劳动者派遣法》放宽了劳务派遣公司的设立条件,从过去"特许"性质转变为真正的"许可"。美国有10个州要求劳务派遣公司设立时向劳动部门登记,登记显然是比许可更加宽松的。从劳务派遣的使用范围来看,日本、欧洲以及台湾都只规定在某些行业不得使用派遣,而不是将其局限在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岗位。例如,荷兰规定远洋渔业、建筑业与货流行业不得使用派遣,德国规定建筑业不得使用派遣,日本规定海港运输业、建筑业、警备业务不得使用派遣。

而我国的劳务派遣一旦趋严,又会从哪些方面加以执行以及导致怎样的结果呢?对"三性"的界定以及同工同酬无疑是最大的焦点,但从一些地方的实践来看,即使法律明确了"三性",但在具体执行中仍然难以落实。如同法律规定从去年10月15日开始外籍人士要缴纳社保,但事实上又有几个地方严格执行该政策呢?除此之外,"从严"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提高劳务派遣机构设立的门槛,恐怕到时劳动力市场上存在的劳务派遣机构又都成了政府下属的事业单位。果真如此的话,派遣工的权益可能就更加没有保障了。原因很简单,运动员与裁判员合二为一的世界从来都是混乱且没有公正可言的。

END
  1. 热  议
 评论 / Comment ( 0 )
发表评论,需要登录